12月25日是貴州省首個“省政府開放日”,20名公眾代表手持省長簽字的邀請函,受邀參觀省政府公共交易中心與機關大院,與省政府“親密接觸”。20位公眾代表中有7人是機關工作人員,另有校長3人、教師3人、村支書3人、律師2人、工程師1人,以及學生1人。(12月26日《貴陽晚報》)
  政府開放日,最近一段時間搞得挺火。南京市政府就曾經在年初的時候,舉辦了這樣一場活動。相同的是,都有市民有幸目睹了政府大院,不同的則是形式。南京是“市民申請政府審批”,貴州是“市民等待省長邀請”。這樣的活動,開展起來確實好,可以讓市民打破對政府大院的神秘感,可以撩開政府大院的神秘面紗。
  但是從實際效果來看,筆者卻認為,其並不像媒體宣傳的那樣美好。這裡面也有著很多尷尬。
  首先,參觀者都好似進大觀園的劉姥姥。在貴州的政府開放日里,這些參觀的人不時地去拍照、去留念,僅僅互相拍照的時間就占據了15分鐘。這說明什麼?說明大家都很新奇。這些人進了大院後,猶如劉姥姥進了賈府,到處都是新鮮、到處都是神秘。正如這次開放活動中,有導引員告訴參觀者說:“這裡就是省長剛剛接待過外賓的地方。”話音剛落又是不停的舉著手機拍照的火熱場面。這足以說明,政府大院的神秘,不是一次開放日就能撩起來的。
  其次,幸運並非屬於每個人。南京在開放日的時候,是讓市民申請,申請後由政府審批。也就是說,並不是誰都能有這樣的幸運去一睹政府大院的。而當這種“看看政府大院”的訴求不能得到滿足,其神秘感就會因為有限的開放、有條件的開放變得更加強烈。這就猶如一個饑渴的人,在沒有看到飯菜茶水的時候,雖然飢腸轆轆,也是能夠忍受一番的。但是,當飯菜茶水就擺在面前,卻因為條件限制而不能去暢快一番的時候,那種強烈的欲望就會更加強烈。“省長邀請”就是有條件開放,對於不能成為幸運者的人來說,更猶如海市蜃樓了。
  最後,群體選擇太過明顯。無論是南京的政府審批名單,還是貴州的省長簽發邀請,這主動權都不在市民手中,讓誰去參觀大院,那要看官員臉色。而且這個過程中,政府其實是有所選擇的。正如貴州的這次參觀,才20個人,而這20個人還都是那些比較“穩當”的群體,裡面有7人是機關工作人員,另有校長3人、教師3人、村支書3人、律師2人、工程師1人,以及學生1人。這些人員是對政府大院最有好奇心的人嗎?也就一個學生能算的上是“接地氣”的普通市民。這樣的群體選擇實際上是開放日的不自信,更是開放日的“有點擔心”。
  在國外很多地方,政府大院是“我家大門常打開”的,市民甚至可以到裡面去用衛生間。而當我們這裡還要借用假警察嚇唬上訪群眾的時候,開放日的誠意是值得懷疑的。去年的時候,河南洛陽市欒川縣石廟鎮黨委書記馬柏穗,上任第一件事就是破天荒的舉動:機關大院敞開大門、不要門衛、不需登記。結果神秘的政府不再神秘,起初看熱鬧的市民很多都去轉轉,後來也就回歸到正常了。
  神秘是人為製造的氣氛。但願,“參觀大院”不再需要“省長邀請”。“省長邀請”實際上就是“變種審查”而已。
  文/郭元鵬
  
  (辣味時評,一掃就行!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!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!)  (原標題:“參觀政府”何時不再需要“省長邀請”?)
創作者介紹

彭褔

ks47ksfqv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